Message from the Chairman
總監的話

在23年的教學生涯中,由始至終都相信,任何一個學生都可以透過教育而變得更好,問題只在於能否覓得有效的方法而已。

不斷學習與嘗試

自1991年始,有幸受聘於閩僑中學,在任蔡藹怡校長的帶領下,獲得極大的啟發和發展空間,近數年不斷學習及引入極具成效的教育及輔導策略,如歷奇輔導、Top Teen文化、思維技巧及心智習性等。在積極探索、研究、實踐、綜合、並創作成校本Super Teens計劃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到學生在我們一群熱誠且願意學習新技巧老師的教導下,是可以有很大的改善和進步的,很多次在我們安排的活動裡,親眼見到同學們正面、合作、勇於嘗試及互相扶持的情景,無論老師或學生都感動得流下淚來。透過我們安排的活動,同學都能發展出自信自尊、互相關心尊重和對校的歸屬感,我和一班同事及校長,對此亦十分自豪。連教統局及不少友校也曾多次邀請我們分享經驗。

尋找高效教學法

當越是體驗到有效的方法,對於改善學生行為是多麼重要的同時,我們不禁要問,那些方法能否引入課堂內,使學生的學習也大有改善?曾幾何時,有老師及行政人員分別問我,學生在我們的「朝陽計劃」中是何等的有朝氣和正面,為何走進課室後又變回「夕陽」的呢?為此,我看了不少書本,亦作了不少大膽的嘗試,希望將有關技巧引進班級經營及課堂教學中。但在嘗試的過程裡,當然會有機會出亂子,亦引起不少同事的憂慮。要感謝的是任校長一直都在提醒我的同時,給予極大的忍耐,使我有空間去碰壁與嘗試,但在改善學生課堂學習的動機和效能提升上,始終不得要領。

到美國拜師學藝

2001年,在慈幼會陸順賢神父的介紹下,認識了Brain-Based Learning(腦基礎學習)的先導者Mr. Eric Jensen, 在參與了他一天的工作坊後,以往很多的疑團都似乎在他科學性和有系統的分析下慢慢解開。由此,使我對「腦基礎學習」產生莫大的興趣,並於2002年暑假與太太(Anson)一起,直接到美國參加Eric的六天工作坊。在工作坊內,很多參加者在小息閒聊時,不約而同都覺得根本無法在這工作坊內進入昏睡狀態,甚至無法不進行學習。因為在Eric的工作坊內,與我們慣常參加的講座和工作坊不同,他是身體力行地實踐自己所講及所教的「腦基礎學習」理念,而我們亦親自驗証了其成效。因此,最後我們都決定了修讀Eric其他的課程,並接受為期兩年的導師培訓及考核,希望能將「腦基礎學習」的理念和技巧加以掌握,並運用於自己的教學中,証驗衹要能找到有效的方法,每一個學生都可在課堂內學得愉快與成功。

初期在港的發展

在2002年至04年間,我和太太曾三次到美國受訓,穿州過省參加不同的工作坊,學費連食宿超過20多萬元。期間,Eric亦曾三次應教統局的邀請來港培訓校長和老師,我和太太很幸運有機會出席了其中兩次的工作坊,有機會向數百位參與的老師分享我們在課堂內實踐的成效,並安排教學示範,讓參加的校長和老師,了解如何將「腦基礎學習」的理念和技巧,落實於香港人多擠迫的教室中。還記得那次的示範是挑選了一班學習能力相對全港其他學校學生較弱的中一學生,教授中二課程中的「畢氏定理」,而學生是透過分組協作、自我探究去發現有關定理,並運用於計算中三課程的「卡氏座標平面」上斜線的距離。在過程中,學生都積極參與、主動學習,最後都成功地探索及找到定理,也使在場的校長和老師欣賞不已。當中亦有不少的老師雀躍欲試,但可惜的是教統局當時並未能安排跟進支援,幫助老師解決在課堂實踐時碰到的問題,各老師回校單打獨鬥,難免遇到不少挫敗,又或被同事、甚至自己的質疑而無從解惑,最終黯然放棄。這樣既辜負老師的一番熱誠,也使Eric的心血付諸流水。

初期在港的發展

經過這三次,每次數百人的工作坊,口碑雖然十分好,但當Eric離開,熱情冷卻後,效果便無法延續。縱然教統局仍希望Eric再來港培訓老師,但Eric卻無意再遠渡重洋來港做這類沒長遠發展的大型工作坊。這時,幸好得到教統局黃景聲先生提出請Eric來港進行 “Train the Trainers”計劃,讓以往參加過大型工作坊的老師再接受進階培訓,使能落實於課堂教學中。我和太太當然支持,遂受命往美國領取資格認証的同時,邀請Eric開展此進階培訓計劃。但在向Eric提出的過程中,基於未有具體及長遠的計劃,Eric亦表憂慮,惟恐又是大型工作坊的翻版。於是,我和太太便在短短的兩個晚上,草擬了詳細的計劃,交給Eric才離開美國。回港後再經多翻修改,書信來來回回才完成了一個大家滿意的三年計劃。Eric的原意是希望訓練一班能真正掌握有關技巧的香港老師,在自己學校幫助其他老師學習和發展,這樣才真正能使效果延續。而我和太太的心意,就是希望香港有心的老師,不用像我們般要遠渡重洋,花十數萬元才可到美國學習,因此我們都不計較辛勞,希望盡力將計劃做好,亦對此計劃抱相當高的期望。

挫折磨煉驗真心

計劃建議交到黃景聲先生局內負責撥款安排的同事手裡,經過討價還價,我亦很尷尬地在當中斡旋,最後達成口頭協議,計劃可以開展,但由於拖拉需時,已將原本10月開展的計劃延至12月,學期已過了三分一,故未待正式合約簽妥,我們已協助黃景聲先生開始籌備。正當籌備的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在我生日的那一晚,收到教統局內負責撥欵安排的那位同事的電話,由於手續及財政安排的問題,需要再作詳細商討,否則便要拉倒。在晴天霹靂及失望的同時,作為中間人的我,如何向Eric交代?時間再拖,到那時才可開始?老師是否有足夠時間在教學上實習?如計劃拉倒,既失信於Eric, 也為香港在國際留下極負面的聲譽,日後如何再邀請Eric協助推行同類型跨財政年度、可持續發展的計劃?因此那晚慶祝我生日的晚飯實在食而無味,也委實難為了陪我慶祝的兒子。相信這次必定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生日。

破釜沉舟展氣魄

很慶幸我有一位志同道合的太太,也很感謝她願意犧牲和支持。經詳細考慮後,我們決定由自己去開展這個先導計劃,因為我們相信這樣才能真正切實地幫助到老師在課堂教學技巧上的發展,才真正幫助到學生愉快學習和學會學習。除了要籌募計劃所需的數十萬元外,人力資源更是問題,如不是全職工作,又怎可取代原本由教統局負責的大大小小各項籌備工作?因此,辭去我當時SGM的教席,將工作了20多年所得的公積金去資助這計劃,應該勉強可維持三年至計劃完成,而這也是實落原來計劃的唯一選擇。

幸有知己來相助

慶幸的是在我身邊有一班有熱誠、有理想及最重要是有遠見的好朋友和好同事,他們對這計劃的支持是使這計劃能夠落實與成功的重要因素。首先是賞識和提攜我,在我要中途離職,打亂了學校運作,仍無怨無悔,還全力支持,不單借出學校設施,還資助及鼓勵7位同事參與此計劃的任蔡藹怡校長;第二是素對教育有很大抱負,有遠見,且願意付出、承擔、和開創的啟思小學蘇陳素明校長,她亦在設施和場地上的不斷支持外,還逐步推動了全校課堂教學在「腦基礎學習」方面的發展;還有是為腦基礎教育學會(ABLE)命名、在各方面提供了不少寶貴意見及實質支持的曾永康博士;不少得的當然是學會顧問陳德恒校長、不離不棄的學會幹事兼知己宋燕玲老師、黃玉麒老師、廖芷菁小姐和陳惠嫻小姐,他/她們都為此計劃作出了不少的貢獻。更要欣賞和多謝的是教統局的黃景聲先生,他也在不知情和無奈中看著計劃被腰斬,但在許可的情況下仍不斷爭取資源希望讓更多的老師得益,而事實亦証明他的眼光是對的。另一方面,我亦要衷心多謝那位讓計劃臨時腰斬的教統局朋友,因為沒有他,我是下不定決心去放棄那份SGM的教席而專心去發展「腦基礎學習」的,更沒機會證明自己的能力。那份確是我出生而來收到最好的生日禮物。

德不孤兮必有鄰

最後要多謝的是Mr. Eric Jensen和他的太太Mrs. Diane Jensen在這幾年來的教導和栽培,Eric是位很有心的教育工作者,以往他獲邀來港都衹是收取經濟客位的機票費用,而以自己的飛行里數將機票升級為商務客位。他時常都鼓勵我們,人的時間有限,不要將精力花在無謂的爭辯,應全力幫助及支援有心有熱誠的教育工作者,而他自己就是一位以身作則,身體力行的表表者。在此計劃中,他的支持使參與的學校需付出的遠較應付的少,並舒緩了少許我在經費上所承擔的壓力。不可不提的,還要多謝所有參加此計劃的老師和學校單位,他們在工作壓力如此重的今天,仍願意付出金錢和時間,去學習和挑戰自己,逐步地將所學到的在自己的課堂內實踐,進行六星期的教學日誌記錄與反思,並將部份課堂拍成影帶自我檢討及與同事作經驗分享,經歷無數的猶疑、挫折、嘗試和反思,在他們的文章中,你會體會到他們用心血努力換回的經驗與成果,實在使人敬佩與感動。「德不孤,必有鄰」,有心的人便會走在一起,幹一翻有意義的事。期盼有心的你,會加入我們的行列,為未來的教育開創光明正確的前途。

腦科學與思維教育學院行政總監
陳惠良